李小轩:怎么让美国摆脱困境?拼命攻击中国啊

2021/04/01 来源:网易新闻网

  发生了什么事情?

  2020年1月,中国的中部城市武汉发现了几例原因不明的病毒性肺炎。因为它被模糊地称为“冠状病毒”,没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尽管如今“冠状病毒”之名已广为人知。在中国千里之外的美国,当人们还没觉得病毒已登陆美国的土地之时,美国的右翼“精英”、媒体和政治家就开始对中国极尽嘲讽之能事,称该病毒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以反华言论著称的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与右翼媒体和“自由派”媒体《华盛顿邮报》一道,开始传播“武汉军事实验室制造病毒”的阴谋论。

  那时我就在中国。作为一名美籍华裔社区活动家,我当时一直致力于一个中美两国的共同行动项目,而且也在医疗领域工作,因此一直在两国间旅行、工作。由于美国对中国的冷战敌对行为增加了,我们于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组织了21人的英美活动家代表团访问中国。我们从北京出发,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进行一次实地考察,以反对美国—西方关于新疆问题的反华宣传。我们遇见了许多人,和穆斯林、维族人聊了关于新疆的真实情况。

  2020年新年过后,在前往中国敦煌的旅游大巴上,我们得知了美国暗杀伊朗将军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也得知了中国武汉突然出现了神秘病毒的新闻。当时的情况还不算特别严重,但在不断变化。到了2020年1月7日,我们结束旅行、返回北京时,武汉的情况似乎正变得越来越严重,当地有关病毒的新闻报道和公共健康警示越来越多。

  我在中国一直待到2020年1月20日,然后乘飞机返回美国。3天后中国政府下令封锁武汉,成千上万的医务工作者被派往这个城市,这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医疗紧急任务。根据我的医疗经验,它可能发展成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但当时无人知晓疫情大流行将会出现,并且还会演变成严重影响每个国家的全球性危机。这一历史转折点就发生在短短几周之内。

  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这一疫情的了解越来越少。但中国在3个月内奇迹般地完全控制了这种病毒。2020年4月8日,武汉封城正式结束,这标志着中国新冠病毒疫情危机正式结束。但是,没有人能够预测到这种流行病会迅速蔓延到欧洲,或者美国将成为新冠病毒感染的最严重地区,集中了全球四分之一的病例和死亡病例。

  我们要再次发问:发生了什么事?

  中国抗击疫情的斗争成功了,而美国失败了。这表明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成功,也表明了美国资本主义体制的失败与运行失灵,同时也体现了由于对中国进行没完没了的反共冷战而形成的美国左翼与右翼的傲慢。这意味着,美国不能抛开中美两国的分歧去学习中国的成功经验。

  这种傲慢把美国推向了新冠病毒灾难的深渊——数十万人因新冠病毒死亡,数百万人感染新冠病毒,数万亿的经济损失——这些伤亡损失都看不到尽头。

  
查看大图

  当地时间2月22日,美国华盛顿国家大教堂鸣钟500下,以哀悼50万在新冠疫情中去世的美国人。这一日子与该教堂为哀悼在新冠疫情中去世的40万美国人而鸣钟400下仅相隔34天(图源:视频截图)

  在武汉报道第一个病例之时,中美关系正处于紧张状态。中国正面临着美国挑起的贸易战,也面临着香港发生的由美国与西方支持的颜色革命。另外,美国还定期向南海派遣航母和军机,并且运用了整个国家机器来对抗中国新兴的电子通讯公司——华为。美国国会于2019年12月3日通过了所谓“2019年维吾尔族人权政策法案”,公然干涉中国新疆地区内政。

  美国支持的大多数对抗中国的运动都失败了,被迫与中国签署贸易协定,以缓解贸易战的紧张。华为公司仍然屹立不倒。香港警方新的领导层在2020年12月中旬打击并逮捕了数千名支持香港独立的新纳粹暴乱分子。此外,即便有美国的政治压力,新疆人民也没有进行起义。当然,华盛顿的精英们会觉得被中国羞辱了,并且被中国打败了。

  就像一个输钱了的赌徒极度想要逆风翻盘一样,新冠病毒是美国的绝佳赌注。美国这些反共的战争贩子、帝国主义者们阴阳怪气地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描绘出一幅与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灾难遥相呼应的病态幻象。他们指责中国掩盖疫情问题,希望中国的医疗保障很糟糕,以至于造成了大量死亡,最终导致中国的经济崩溃、被国际社会谴责、孤立。这些反过来都会导致群众的愤怒和反抗,最终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崩溃和倒台。

  然而讽刺的是,中国不断发动群众,快速有效地战胜了病毒。而美国却在特朗普政权的领导下陷入了全面灾难。美国不仅成为了全球感染率最高、伤亡人数最多的重灾区国家,并且陷入了经济崩溃和大规模失业的漩涡,甚至已经无法为医务工作者提供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新冠肺炎的确是“美国的切尔诺贝利”。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说:这还没完?

  在特朗普的帮助之下,许多美国公司和富豪能够从危机中获利。精英们得到了巨额政府资金来拯救他们的企业,并且“发了国难财”。在2020年3月27日,特朗普签署了一项2万亿美元的刺激法案,即“关怀法案”(CARES Act),给纳税人发很少的钱,却给大企业提供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帮助。

  对工作人口和小企业的激励资金包括直接支付给大多数个人的1200美元(这些个人年收入最多75000美元),或向家庭支付2400美元(这些家庭年收入最高150000美元),以及提高失业救济金的金额,使最高救济金每周增加600美元。此外,还有3670亿美元的工资保障计划——公私合作(PPP)提供贷款给小企业,以及拨款1500亿美元用于州和地方政府的病毒防治。

  然而,救助计划中有更大一部分(8670亿美元)用于企业纾困,包括向大型行业提供的5000亿美元贷款,其中250亿美元用于客运航空公司、40亿美元用于运输公司、30亿美元用于航空承包商、170亿美元用于“对维护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企业”,即军事承包商。

  此外,1300亿美元被指定用于医院,但目前还没有明确迹象表明这笔钱中有多少将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事实上,美国许多新冠肺炎患者在接受治疗后,收到了数十万甚至百万美元的医疗账单。救助计划不过是最富有的那1%和所谓的“小”企业疯狂的捞钱派对。而一些自由派民主党人最初反对这项法案并不是因为他们对公司福利感到愤怒,而是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公司被列入名单。这种两党制越来越清楚地表明,富人不在乎工人或穷人的生死。

  得益于新冠肺炎,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财富增加到近1720亿美元,因为流行病迫使许多人待在家里网上购物。尽管贝索斯从病毒中获利,但他过度劳累的员工却没有适当的工资和防护装备,导致数百名亚马逊仓库工人感染了病毒,八名亚马逊工人死亡。

  贝索斯并不是唯一一个在致命病毒袭击全球经济时设法增加财富的人。据彭博社报道,在过去六个月里,全球500名最富有人士的总净资产从5.91万亿美元增至5.93万亿美元。

  然而,在富人大快朵颐之时,在食品包装、肉类和农业行业工作的美国工人和边境以南来的外籍劳工正在受苦。资本主义老板贪婪地追求利润,根本不关心为我们生产食物的工人。

  在田纳西州的埃文斯维尔,200名农场工人中的每一个人的病毒检测结果都呈阳性;新泽西州南部也已有数百名移工感染了该病毒。费城的WHYY电台称,这些工人没有医疗保险。或者简单地说,没有人关心他们。事实上,没有人确切知道有多少人被感染或死于这种病毒。家禽加工设施行业的情况也是如此。据疾控中心统计,2020年4月至5月,全国239家设施有16233名工人感染,86人死亡。

  政府会保护他们吗?不!《回击》杂志(Counter Punch)称,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ICE)正任由移民在拘留期间死亡,并在他们发声时进行报复。在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的拘留中心,监禁条件使人们处于感染病毒的高风险中。

  截至2020年5月31日,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报告,在其拘留的大约24700人中,2781人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在其200多家设施中,61家就检测出1461人呈阳性。有两人在拘留期间死于新冠肺炎,另有一人在被拘留后不久死亡。根据Vera.org的数据,实际数字比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迄今报告的数字高出15倍。一组研究人员甚至下结论称,72%到近100%的被拘留者最终可能被感染。

  在美国,工资最低的人永远是失败者,即使对政府雇员来说也是如此。根据政府在2020年7月9日的最新数据,在5万名交通安全管理局(TSA)雇员中,超过1018人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6人死亡。

  特朗普阻止其他国家获得急需的反补贴药物和设备则是更残酷、更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行为。在新冠肺炎病例达到高峰期时,美国对委内瑞拉施加了更多制裁。根据新闻网站“灰色地带”(The Gray Zone)的消息,在这场新冠肺炎危机期间,美国政府冻结的约240亿美元委内瑞拉公款中,特朗普动用了至少6.01亿美元用于修建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墙。特朗普和他的富贵朋友并不在乎抗击病毒,他们只想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尽可能多地榨取利润。

  正如中国的张维为所言:“中美两国对新冠的作战模式之间的区别体现在抗击病毒战争的具体指导原则上。习近平主席从一开始就明确提出四点要求: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我一直主张用中国人的眼光和标准来观察世界。许多健康专家希望把这四个原则作为四个标准,观察美国抗击病毒的行动是如何进行的。”

  首先是“虚假自信”。从一开始,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就炫耀着自己的信心,玩世不恭而幸灾乐祸地吹嘘说,这次疫情不过是一种“中国病毒”,只影响亚洲人,而不影响白人。它们认为不需要作准备,如果病毒传播给它们,群体免疫会迅速削弱其影响。从特朗普到佩洛西,从左翼到右翼,美国和欧洲主要大国中几乎没有人相信一场真正的病毒战争即将来临。

  第二是“同舟共济”,武汉的疫情一爆发,中国各地的口号就是“武汉加油”。在网络上,网民们传播着“全心全意支持武汉”、“支持湖北(武汉是湖北省会城市)”、“支持在湖北工作的42000名医务人员抗击病毒”等口号。

  相反,美国没有"同舟共济"的文化传统,也没有促进"同舟共济"原则的体制安排。个别州和联邦政府还相互争抢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

  美国政治是一种"只考虑自己"的自私的身份政治,在病毒危机中造成了各种阻力和社会分裂。特朗普并不想支持民主党领导的州,而民主党也不愿意听从特朗普的命令。就连戴口罩这样简单的公共卫生要求在美国也高度政治化。戴口罩被右翼贴上了向民主党投降和不爱国的标签。

  这种自私和无知导致美国各地采取了很多愚蠢的行动:从持枪的反封锁抗议、反戴口罩的愤怒、到大学校园里的病毒派对都是如此。根据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的KENS 5电视台报道,2020年7月初,该地一名30多岁的男子在参加“新冠病毒派对”以证明病毒是“一场骗局”后感染身亡。

  

  当地时间3月6日,上百人聚集在美国爱达荷州议会大厦前抗议新冠限制措施。有示威者在垃圾桶里点火,孩子们则将一大把口罩丢进火里,一旁的成年人还发出阵阵欢呼(视频截图)

  中国和美国同新冠肺炎作斗争的根本区别在于:中国不计代价地为人民而战。这就是中国能够在短时间内以较低的伤亡率战胜病毒并保护经济免受长期低迷的原因。

  另一方面,美国领导层不关心人民,只关心保住资本主义的金库不被掏空。美国领导人放弃了救人,甚至不顾老人的死活,而种族主义者却为了自己的惨败指责中国。

  许多中国专家说,如果美国和西方国家采用了"中国标准",情况会好得多,也能像中国一样把新冠疫情控制住。

  让我们用数据说话。在2020年的7月中旬,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美国每天的感染病例超过了66000例,与中国在2020年1月至4月间总共出现的84000例相差不多。

  2020年7月19日,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创下了84033人的纪录,超过中国总的感染人数。基于2020年7月10新冠肺炎的数据,我整理了如下分析:

  中国对比美国的整体感染率(感染者/总人口*100%)为0.0061%比0.9652%,中国对美国的死亡率(死亡/总人口)为0.000333比0.040736,这意味着在美国,一个人感染病毒的几率比在中国高158倍,死于病毒的几率是中国的122倍。

  如果基于人口密度(感染人口/地区)进行比较,可以看到周围人有多少几率被感染甚至死亡。美国人被感染的几率是中国的38倍,死于新冠肺炎的几率是中国人的29.6倍。

  我们再来延伸对比一下中国和其他主要暴发疫情的国家(感染和死亡人数都高于中国),主要是西方发达国家。这个数据则更加惊人。与中国相比:巴西的感染率(IR)是中国的141倍,死亡率是中国的101倍;俄罗斯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分别是中国的89倍和101倍;英国则分别是中国的72倍和204倍;西班牙是其89倍和183倍;意大利分别是其66倍和174倍;法国则为其51倍和135倍。

  换句话说,在美国,尤其是纽约,以及大多数西方资本主义第一世界的人不知道新冠病毒何时是个头。他们面临的威胁、压力和恐惧远远超过武汉居民在疫情高峰期所面对的。

  随着战疫在中国大获成功,第二波疫情得以被阻止,经济迅速恢复。许多专家预测,中国将比美国以更强大的姿态走出新冠疫情。传统的反共/反华智囊团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爱德华·奥尔登(Edward Alden)表示:“这场新冠肺炎更加证明美国不再是以前那个高效运转、先进的榜样了。”

  许多美国精英担心新冠肺炎的流行而非病毒本身,可能会加速美国对其传统盟友而言的地位的下降。

  那么,美国打算怎么办呢?就像历史上的帝国主义大国一样,美国拼命对中国发动全面进攻。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总是指望发动战争而不是战胜新冠肺炎。他们既不能丢脸也不能丢钱——于是选择了肮脏的恶性争斗和可耻的否认。

  虽然美国面临巨大的公共卫生和经济危机,新冠肺炎将使美国经济损失数万亿美元,全球经济将损失21万亿美元。然而,美国仍然认为制造更多的炸弹比救人更重要。

  2020年7月1日,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批准了高达7405亿美元的军费开支计划,并得到了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例行公事般的批准。被一些左翼和右翼人士视为反干涉主义者的特朗普毫不犹豫地签署了这一计划。

  与此同时,在未能传播“武汉军事实验室制造中国病毒”的阴谋骗局后,从特朗普到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的美国资本主义精英们改变了策略,推动针对中国的公然的对立、制裁和秘密的情报活动。

  在军事方面,2020年7月3日,尽管中国在附近举行演习,美国还是派遣了两艘航空母舰前往中国南海进行操演。《华尔街日报》引述的一位美国官员说,这是向中国发出的一个直接警告,即“美国不认同北京在该地区的军事升级”。

  2020年7月6日至8日,美国连续三天派遣军机在距离中国广东沿海地区51.68海里的海域进行近距离侦察行动。2020年7月17日,两个航母战斗群“尼米兹”号和“里根”号再次在中国南海举行了另一次“双航母”演习。据《》报道,这是美国军方在两周内第二次在中国南海举行“双航母”演习。

  截止到2020年7月中旬,在中国南海或中国沿海地区附近至少发现了五艘美国军舰或间谍飞机。

  在政治方面,2020年6月30日,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和中兴被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正式认定为“国家安全威胁”。华为已被完全禁止在美国使用。与此同时,美国成功迫使英国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而中国几个月前刚刚向英国提供了大量医疗物资援助来帮助他们应对新冠疫情危机,英国却没有这样帮助中国。

  此外,在2020年5月14日和5月27日,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没有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谋杀案和“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发生之后采取任何法案来改革警察部队,而是急于以413比1的投票通过了“维吾尔族人权政策法案”。该法案由特朗普于2020年6月17日签署成为法律,其目的是破坏中国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主权。

  此外,2020年7月2日,参议院中的民主党和右翼的共和党无耻地一致通过了旨在破坏中国香港稳定的《香港自治法案》(H.R. 7440)。2020年7月14日,特朗普签署了涉港法规(Hong Kong Sanctions bill),结束了香港的特殊地位待遇。美国还对中国共产党党员实行了全面的旅行禁令。

  正如中国国际电视台记者刘欣所说:“美国的宣传再次发挥作用了,而且效果很好,甚至最明显的伪善也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我想有很多像这样被置若罔闻的例子,因为我们和我在这里谈论的一些东西有一定的距离感。例如,就像我们在伊拉克战争中曾经讨论过的一样,也许你们当中有些人太年轻,不记得伊拉克战争的宣传对我们的影响,也许你们仍然相信自己做了正确的事情,为伊拉克带来了自由和民主。”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6日,联合国难民署特别代表安吉丽娜·朱莉访问了伊拉克摩苏尔城。她表示:“虽然他们一无所有,但他们自由了。”(视频截图)

  “此时此刻,全世界应该共同抗击新冠肺炎,而不是像某些霸权国家一样为病毒带来的痛苦找替罪羊。我们可以看到,美国试图说服大家中国是掩盖新冠病毒的罪魁祸首,已经给他们带来了严重的后果。而世界会不停寻找中国为所有人抗击疫情所提供的有效措施。”

  “美国总统是由资本的力量选举出来让他们满意的。有多少愚蠢的总统就有多少愚蠢的人。没有最愚蠢,只有更愚蠢。”刘欣继续说道。许多专家已经指出,特朗普的做法其实是在转移矛盾,他希望将公众的注意力从没有领导力或没有意愿采取有效措施抵抗流行病的这一事实转移到种族问题上。换言之,这样可以把责任推到中国身上。

  “意识形态是美国人最基本的思维方式。不管他们受教育程度如何,从酒吧里的‘红脖子’到学校里的教授,谈论中国和社会主义都抱着一样的傲慢和偏见。”

  美国和美国模式已经失去了话语的掌控,所以此时此刻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我们需要问一下自己,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斗争中,美国是否要向中国学习?

  美国每天都在谈论人权。人权首先是生存权。但是美国为保护生存权付出的努力如此之少,以至于我们经常听到美国政客甚至很多美国人公开表示“放弃治疗老人”,甚至认为“为了保护经济,老年人应该做出牺牲,放弃待遇”。这实在是一种耻辱。最终的结果是:成千上万的美国老年人在没有适当救助的情况下在养老机构或家中死亡。

  我们应该借鉴中国成功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经验,探究中国的社会主义为什么能取得如此成就,并尽我们所能建立国际卫生的团结机制。

  此外,除非美国取消对委内瑞拉、古巴和伊朗健康用品和必需品供应的制裁,以及终止针对也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破坏其重要基础设施的战争,否则就不会有健康正义。我们不要忘记,美国应当结束支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进行占领和封锁的行为,因为这种行为使这个被“殖民”国家的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工作更加复杂。

  众所周知,在美国国内,警察的残暴行为和反恐战争实际上只会对黑人和移民社区有更多的压迫。除非有一场人民革命来进行根本的社会变革,要求把战争中得来的、以及最富有的那1%的人的财富转移到工人阶级、有色人种、移民和土著居民手中,否则美国就不会有健康正义。

  随着“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政治生活的发展趋势,现在是时候将我们的斗争同其他斗争积极联系起来了,无论是要求经济正义的种族主义斗争,还是从非洲到美洲、亚洲、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巴勒斯坦和朝鲜半岛的战争,或者是反对洛杉矶血汗工厂剥削的斗争,还是反对国际军火贩卖、童工和儿童兵的斗争,以及国内与艾滋病和贫困所作的斗争等。只有把我们所有的斗争联系在一起对抗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才能共同看到更美好的未来!

本网站刊登一切内容均以展示和传播为目的,仅供参考。未经本站授权, 禁止任何第三方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