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蓄力 市场化债转股酝酿新变局

2021/02/02 来源:新华网

  市场化债转股市场正悄然发生新变化。《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对债转股实施机构和业内专家采访了解到,在传统的钢铁、煤炭、化工等行业之外,多家机构也开始发力基础设施、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创新等行业的债转股项目。与此同时,更多机构开始更深入的参与到被投企业的公司治理中。另外,自2020年底至2021年初,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接连对旗下金融资产投资公司(AIC)进行百亿元级别的增资,在更充足资本金支持下,AIC债转股业务有望加速推进。

  业内人士表示,此轮市场化债转股推进至今已有三年左右,配套政策正陆续完善,不过,为了更好发挥债转股支持实体的作用,资本占用较高和募资等难题仍待进一步解决。

  范围扩展 战略性新兴产业受关注

  “在债转股实施项目方面,除了传统的钢铁、煤炭、化工等行业外,机构也开始关注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基建相关行业中的机会。”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高收益债分析师梅佳表示。

  事实确实如此。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建信投资”)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以2020年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发布实施为契机,建信投资深度参与国企改革类项目,并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的支持力度。

  该负责人还表示,2020年,按行业类别看,建信投资持续发力基础设施领域,交通、建筑、电力等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占比已提升至20%以上;积极布局制造业,在工程机械、电子信息装备等领域重点开展投资布局;不断强化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尤其是科技企业的投资力度,推进清洁能源、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电子信息、节能环保等项目;积极推进重大资产重组和化解风险类项目,促进化解债务风险。

  记者从另一家AIC人士处了解到,其2020年重点布局了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化工等行业,也涉及了部分消费、医药流通、科技创新企业。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债转股业务本身就没有行业方面的限制,之前在“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背景下,煤炭等周期性行业对债转股的需求较高,因此落地项目占比会较高。而现在看来,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其他行业的需求在上升,自然会有更多项目受到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监管部门也批复五大AIC可由子公司主导推进在上海开展不以债转股为目的的股权投资业务。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获批开展不以债转股为目的的股权投资业务并不改变市场化债转股是AIC主营业务的现实,AIC仍将深度参与乃至推动行业、区域、企业的资源配置与整合,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同时,通过这次改革试点,可探索联合社会投资机构,对符合国家战略产业发展要求的新兴行业、科创企业进行股权直投,促进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社会资本的融合。

  业务升级 深度参与公司治理

  市场化债转股在支持实体经济、降低企业杠杆率以及防范金融风险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五大行AIC普遍参与了多个国家级重大战略项目,通过叙做市场化债转股项目,也促进被投企业资产负债率稳步下降,降杠杆成效显著,有效改善了企业资本结构。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受到疫情影响,在2020年,债转股投资的项目和金额较此前有所下降,但更多债转股实施机构对投后管理的重视在显著提高,对被投企业的公司治理的参与也更为深入。

  建信投资相关负责人表示,2020年建信投资债转股业务发展全面升级,在募、投、管等多个环节进行优化。他特别指出,在投后管理上,建信投资大力度强化派驻董监事的执行能力,同时借助当地分行空间上接近企业的独特优势,实时对企业实施监督,将深度参与企业治理落到实处。在投后赋能上,全力践行总行“新金融”理念,积极融入总行“三大战略”、B端赋能等战略部署,充分依托总行规模大、业务精、人才多、渠道广、牌照全等强大资源,发挥自身投资覆盖面广、行业跨度大的优势,打造“链接组网—共生共享—进化提升”的产业生态圈,推动持股企业之间的交流合作,为债转股企业间提升产业整合、推动改革、促进合作建立组织保障,形成企业间协同效应。

  “通过深度参与公司治理,帮助企业提升重大投资的科学决策能力。若议案事项不利于企业提升经营管理水平或侵害中小股东权益,我司坚决行使否决权。” 上述相关负责人说。

  难题待解 募资渠道仍需拓宽

  不过,在此轮债转股推进的过程中,资本占用较高和募资等难题仍待解决。

  2020年末至2021年初,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接连对旗下债转股实施机构进行百亿元级别的增资。2020年12月2日,建设银行公告称拟向其全资子公司建信投资增资,增资金额不超过人民币300亿元。2020年12月24日,工商银行公告称拟使用自有资金向全资子公司工银投资增资不超过人民币300亿元。2020年12月25日,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农银投资增资人民币100亿元,增资后农银投资仍为公司全资子公司。2021年1月28日,中国银行公告称,拟向该行全资子公司中银资产增资,增资金额不超过人民币120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大行接连增资旗下债转股实施机构,主要是由于各大行在加速推进债转股业务的过程中,股权投资占用资金较大,对银行资本消耗较快。

  与此同时,募资难也一直是市场化债转股业务推进过程的一大难题。梅佳表示,市场化债转股主要通过市场化方式筹集资金,但在实践中,多数主体募资金额偏低,且社会资金参与积极性不高。尽管银保监会已批准保险资金可投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设立的债转股投资计划,一定程度拓宽了债转股融资渠道,但就目前落地情况看只是杯水车薪。

  据建信投资相关负责人介绍,在资金来源上,随着降准资金于2019年底全部投放完毕,2020年主要通过发行金融债、发行债转股投资计划、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方式融资。该负责人建议,监管部门可对公募产品参与债转股投资进行更充分的研究论证,畅通社会资金参与债转股投资的通道,同时加快解决债转股投资计划双重征税问题。

 

【纠错】

【责任编辑:王蓓蓓 】

本网站刊登一切内容均以展示和传播为目的,仅供参考。未经本站授权, 禁止任何第三方转载。